点击关闭

活动组织-那些羊毛党动不动就有成百上千个手机号、微信号到底是哪来的-奇摩新闻

  • 时间:

黄晓明中年王子病

短短3年,互聯網的獲客成本從幾元飆升到數千,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甚至上萬。

隨着平台獲客成本越來越高,一些渠道商為了沖用戶量,會請求羊毛黨來薅!

羊毛黨這麼有恃無恐的薅羊毛就不怕被盤嗎?

流量競爭,就如一場無人可逃的飢餓遊戲,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流量灰產中,被迫狂奔,避免被人獵殺的命運……

這些羊毛黨們緊盯那些平台上的活動和折扣,通過群聊人數的優勢,對一些有明顯熱度的產品進行壟斷,並通過體量龐大的註冊號在平台上持續刷單。

一本財經曾報道,互金公司百萬的預算,如果全用羊毛黨,只需30-50萬,剩下的幾十萬的利潤分成。

到了網貸興起時代,羊毛更加豐厚,一些羊毛黨中的大牛,也迎來黃金時期。

普通用戶是用戶,羊毛黨也是用戶,找羊毛黨,營銷成本低,難度也低。尤其是互聯網金融行業,常規獲客成本極高,找羊毛黨則低得多。

為了防止被薅羊毛,互聯網公司也使出一些手段,比如短訊驗證碼變成語音驗證碼,提高技術門檻;用戶手機號與手機識別碼綁定,一機一碼才認定為新用戶。

2你的微信號在黑市賣8塊轉手就能賺兩萬千萬不要以為那些日入過萬的羊毛黨是誰想做就能做的,他們早就形成了一個有組織有紀律的黑色產業鏈。

這就要靠羊毛黨的中端橋樑,他們是活動的組織和運營平台,有嚴密的組織。

除了手機號,微信號也成了銷售對象。

他們背後有專門利用註冊機和貓池批量生產各種賬號,簡單設置並運作一段時間,洗成一個個待使用的「白號」賣給有需求的人們。

這就是他們的上游和前端,也是他們的技術支持團隊,專門從事「做號」、「養號」的工作。

下游則利用這些虛假賬號和惡意木馬等進行欺詐、盜竊、釣魚、刷單等各種類型的惡意行為,最終達到變現目的。

這種羊毛黨,在微信群、qq群、和賺錢吧里獲得消息,會抓住一切新人優惠,包括線下餐廳會員註冊、大型商場優惠券、超市促銷領產品等等。

不過這種水平,在羊毛黨里只能算是小角色,厲害點的都會去撈「大魚」。

根據《騰訊網絡安全與犯罪研究基地》公眾號發佈的黑產市場微信號價格的變化趨勢數據,2018年6月,微信新號的價格8元一個,老號價格70元一個。

後來他們開始鑽各種APP的空子,然後將平台領取的福利,通過充Q幣或話費的方式迅速變現;

羊毛黨們利用大量手機號註冊星巴克App的虛假賬號,領取活動優惠券,一個羊毛黨可以領十幾杯免費咖啡。

只需要買一張電話卡,養卡半年,一次性下載幾百個網貸App,挨個貸款,貸完后立馬剪卡,從此人間蒸發。

盜取優惠券后,通過手機話費、Q幣等虛擬充值的方式,他們會爭取在短時間內迅速轉移不當所得。

不僅如此,他們在變現和反偵察方面也有一套成熟的經驗。

卡商們養的手機號碼和驗證碼、黑客在地下社工庫找到一些用戶數據,或直接從各大平台竊取用戶信息,都可以在中端平台上公開售賣。據稱,現在黑市有200多萬的用戶數據流通。

而高級的羊毛黨甚至有能力對投入十億級別的上市公司發起進攻,能擼垮上市公司,使其半年虧10億。

3一場集體造假的遊戲羊毛黨經久不衰,刀哥認為除了羊毛黨本身的組織嚴謹的產業鏈,外部環境的縱容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像趣頭條等APP,打着「看新聞能賺錢」、「隨時提現不受限」的噱頭,背後就需要羊毛黨的量來吸引用戶,再依靠點擊量變現。

像去年12月的「星巴克薅羊毛事件」,在星巴克當天上線的「星巴克App註冊新人禮」營銷活動中,用戶只要有一個新手機號,就可以兌換一張咖啡券。

既然有這麼多手段,羊毛黨為什麼還能興盛不衰?

「高級的羊毛黨」,可以真正做到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幾乎零成本。

手機分控,圖片採集于網絡,非作者拍攝

他們通過洗稿、倒賣知識付費課程的方式,薅着自媒體平台的羊毛,背後甚至能夠形成「做號集團」。

首先,我們都會好奇,我們使勁發動家族群,也就能收集七八個手機號,那些羊毛黨動不動就有成百上千個手機號、微信號到底是哪來的?

貓池是一種可同時支持多張手機卡的設備

從最開始的線下優惠活動,到電商平台發展,再到自媒體平台、到後來的P2P平台。他們看似是受害者,但是在流量灰產鏈條里,很多企業也都「半推半就」,參与其中。

據《第一財經》報道,目前羊毛黨的直接從業者超過40萬人。

數量龐大的羊毛黨一般活躍在貼吧、社區、QQ群等社交媒體,發佈各種薅羊毛信息,還形成一套師傅帶徒弟的體系,收費從88元到888元不等。

他們以前曾混跡YY、淘寶、Uber等平台上刷單,也曾薅過美團、餓了么等外賣平台。

通過這種號多、參加的活動多、有活動經驗,他們的哪怕抽獎,中獎率是一般人的200倍,一人一天最多可以賺五六千。

在下游的大量的『羊毛黨』QQ群,群管理員不斷在群里刷新「薅羊毛」的線報,他們會請黑客去『挖洞』破解平台的活動,除了自己『薅羊毛』,還會把破解方法在群里兜售,甚至直接免費發佈在群里。

短短一天半時間,星巴克損失可能達1000萬元。

他們就是趴在互聯網上,隨時等着大薅特薅的羊毛黨。

羊毛黨之所以能夠發展形成完整的產業鏈,除了這其中巨大的利益空間,還有個原因在於,他們的行為,多數是在企業規則允許範圍內打擦邊球。

像今年1月份的拼多多事件,羊毛黨們發現拼多多系統有漏洞,用戶可以隨意領取100元無門檻抵用券,並且使用次數不受限制。

羊毛黨賺錢,渠道商獲利,電商運營完成業績,從而完成一次三贏的「合作」。

以前的羊毛黨是每天在淘寶、京東找優惠券,在微信群、qq群發各種鏈接的佔小便宜;

同時,為了達成『法不責眾』的效果,迅速通過網絡和社交群將二維碼分享出去,誘導一些普通消費者跟風掃碼,並編造謠言混淆視聽,試圖逃避刑責。

一般文章閱讀量越高,補貼就越多,他們會對「文章質量」嚴格把控。

他們利用P2P借貸「黑吃黑」,月入十萬是基礎,有些小平台,會直接被薅干。

一篇文章閱讀量過百萬,廣告分成+補貼,收益多的上萬元。據新榜報道,30人的做號集團,一個月平台分成700多萬。

例如之前一個平台「晉商貸」,只要註冊后就可以抽獎,最少100元,多則600到800元,只需要隨意找個短期的產品投資一周,就能把獎金取現,借貸平台一點辦法都沒有。

視吧16年底,凈損10億元如今,國內的羊毛黨已經形成了利潤豐厚、組織嚴密、組織化程度極高的灰產組織。

羊毛黨薅毛、數據造假,流量作弊,繁榮之下,不過是一場集體造假的遊戲,行業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中:刷單找死,不刷等死。

像今年3月份,知名自媒體三表龍門陣寫了篇文章,自述企鵝號被盜經歷,一名叫露露的河南女子,用他的號平均每天發五篇娛樂八卦文章,六十天收益高達7.5萬,最高一篇文章分了1.2萬。

於是被羊毛黨們大薅特薅,網傳損失高達200億。

1比彩票還賺錢農村小伙靠抽獎就能月入十萬薅上一天,夠吃一年,這是在羊毛黨中廣泛流傳的一句口頭禪!

像拼多多事件中,本應限領一次的優惠券,羊毛黨N張手機黑卡同時作業,便可以批量盜取。

被催債?不存在的!他們開發了防爆軟件,只要輸入手機號、身份證號和貸款平台名稱,平台的催收座機就會被攔截。

那麼有了這些手機號,是怎麼到羊毛黨手裡的呢?

除了提供手機號,還可以製作各種自動、半自動的黑產工具,比如自動註冊機、刷單自動機等,大大增加了羊毛黨的操作效率。

隨着互聯網的發展,羊毛黨們的薅羊毛手法也在進階。

現在有這樣一種職業:不用996、不需要什麼特殊技能、基本沒有成本,就輕鬆年入百萬!

看上去簡單的搶打折商品、小額優惠券,但是到了羊毛黨手裡,就是一門可以發家致富的「手藝」。

這種看似「良好」的合作關係,暫時降低了成本,但黑產之下,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被反噬。

今日关键词:冉莹颖承认生三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