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开罗军队-奥斯曼人不能指望马木鲁克人的忠诚-宝应新闻

  • 时间:

麦莉友人指责锤弟

「冷酷者」塞利姆從大馬士革寫信給圖曼貝伊,給了他兩個選擇:投降並作為奧斯曼帝國的屬國,可繼續統治埃及;抵抗則面臨徹底的毀滅。讀信時,圖曼貝伊因害怕而哭泣,因為他不能選擇投降。恐懼開始籠罩馬木魯克素丹的士兵與臣民。為了維持紀律與秩序,圖曼貝伊發佈公告,禁止出售葡萄酒、啤酒和大麻,違者以死刑論處。但編年史家稱,焦慮不安的開羅居民對素丹的命令置若罔聞,面對迫近的入侵威脅,他們從毒品和酒精中尋找慰藉。當奧斯曼人攻陷沿海城市加沙、屠戮千人的消息傳來,恐怖的氣息籠罩整個開羅城。1517年1月,奧斯曼軍隊進入埃及,向馬木魯克帝國的首都進發。

1月22日,塞利姆抵達開羅北郊。面對即將到來的戰鬥,圖曼貝伊的士兵們毫無鬥志,許多部隊沒有報到履職。城市傳令官被派往開羅的大街小巷,威脅說要把每個逃兵絞死在他自家門前。通過這種方式,圖曼貝伊集結了他所能集結的所有士兵,騎兵、步兵和貝都因人非正規軍,總計大約2萬人。吸取達比格草原之戰的教訓,圖曼貝伊解除了騎士制度對火器的禁令,給大批士兵配備了火槍。他還準備了100輛裝備輕型火炮的戰車來對抗入侵者。開羅的男男女女來到戰場上為軍隊吶喊,為勝利禱告。這支沒有軍餉、缺乏自信、基本靠不住的馬木魯克軍隊,在戰鬥日來臨時,為了自己的生存而非為勝利而戰。

向埃及進軍「冷酷者」塞利姆進入阿勒頗,未遭到任何抵抗。他又繼續兵不血刃,佔領大馬士革。9月14日,戰鬥結束后約三周,戰敗的消息傳到開羅。倖存的馬木魯克將領們集聚開羅,選出了新一任素丹。他們選擇岡素的副手艾什賴弗·圖曼貝伊(al-Ashraf Tumanbay)繼任。圖曼貝伊是最後一位馬木魯克素丹,他的統治只維持了三個半月。

奧斯曼帝國的統治術相較於對阿拉伯世界的影響,馬木魯克帝國的覆滅可能更為顯着地改變了奧斯曼帝國。奧斯曼帝國的腹地位於巴爾幹半島和安納托利亞,首都伊斯坦布爾橫跨帝國的歐洲和亞洲行省。阿拉伯世界遠離奧斯曼帝國的中心,阿拉伯民族為帝國不同族裔的人口增添了新鮮血液。阿拉伯人本身是一個多元的民族,他們共同的阿拉伯語分化成多種方言。從阿拉伯半島穿越肥沃的新月地帶到北非,方言之間越來越不能相通。儘管當時(一如現在)大多數阿拉伯人同奧斯曼土耳其人一樣是遜尼派穆斯林,但也有相當規模的少數群體,包括伊斯蘭教的分支派別、基督徒和猶太人。阿拉伯世界的文化也十分多樣,不同的阿拉伯地區都有各自獨特的烹飪、建築和音樂傳統。歷史也分裂了阿拉伯民族,在伊斯蘭教產生后的數個世紀中,不同的地區曾被不同的王朝統治。阿拉伯世界的併入從根本上改變了奧斯曼帝國的地理疆域、文化和人口結構。

馬木魯克素丹岡素·奧烏里驚恐地看着他的軍隊在他周圍潰散。戰場上塵土飛揚、濃煙滾滾,兩軍都幾乎無法看見對方。岡素不再相信他的士兵們能獲勝,他轉向他的宗教顧問們,催促他們祈求勝利。一名馬木魯克軍官意識到局勢的不可逆轉,他取下併疊好素丹的旌旗,對岡素說:「素丹啊我們的主人,奧斯曼人已經擊敗了我們,您去阿勒頗自救避難吧!」當領會到軍官所說屬實時,素丹突然中風,半身動彈不得。他試圖跨上他的馬,卻摔了下來,當場死亡。四散奔逃的隨從們拋棄了素丹,他的屍體再也未曾找到過,彷彿大地裂開,吞噬了這位墜落的馬木魯克的身體。

本文摘錄自《征服與革命中的阿拉伯人——1516年至今》,[英]尤金·羅根 著,廉超群/李海鵬 譯,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7月。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現標題和小標題為編者所擬。

被征服的阿拉伯人:奧斯曼帝國是如何統治中東的

1517年1月23日,戰鬥打響。戰鼓擂響,馬木魯克騎兵跨上戰馬,馳向戰場。他們遭遇了一支規模大得多的奧斯曼軍隊。不到1小時,馬木魯克的防禦者們傷亡慘重,全線撤退。圖曼貝伊並沒能比他的大多數將領堅持戰鬥更久,他退了下來,發誓擇日再戰。

馬木魯克人派出了一支龐大的軍隊,但是奧斯曼軍隊的規模要大得多,訓練有素的騎兵和步兵總人數多達馬木魯克軍隊的3倍。根據當時歷史紀年學家的估計,塞利姆的軍隊總人數為6萬人。同對手相比,奧斯曼人還具有顯著的技術優勢。馬木魯克人的老式軍隊倚重士兵的個人作戰能力,而奧斯曼人則派出一支裝備火槍的現代火藥步兵團。馬木魯克人固守中世紀的軍事理念,而奧斯曼人則代表着16世紀戰爭的現代面貌。同通過赤手肉搏贏得個人榮譽相比,作風頑強、經驗豐富的奧斯曼士兵對取勝后獲得的戰利品更感興趣。

儘管很多人因「冷酷者」塞利姆的血腥征服而擔驚受怕,但事實證明,從馬木魯克向奧斯曼統治的過渡要比他們所預想的順利。13世紀以來,阿拉伯人一直被講突厥語的外族人統治,奧斯曼人同馬木魯克人有許多相似之處。兩個帝國的精英都是基督教奴隸出身。兩個帝國都是官僚國家,都遵守宗教法,並都建立強大的軍隊保護伊斯蘭領土免受外部威脅。此外,現在談論反對「外國」統治的獨特的阿拉伯身份認同為時尚早。在民族主義時代之前,身份認同同個體的部落或城鎮出身相關。若阿拉伯人有更為寬泛的身份認同,則更有可能基於宗教而不是種族。大多數阿拉伯人是遜尼派穆斯林,對他們來說,奧斯曼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統治者。對當時的人們而言,行政中心從阿拉伯世界遷至橫跨歐洲和亞洲大陸的伊斯坦布爾,似乎並不成問題。

阿拉伯歷史的轉折奧斯曼人征服馬木魯克帝國是阿拉伯歷史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馬木魯克劍士和奧斯曼槍手之間致命的兵器衝突標志著阿拉伯世界中世紀的結束和現代的開始。奧斯曼人的征服還意味着,自伊斯蘭教興起以來,阿拉伯世界第一次被一個非阿拉伯國家的首都統治。公元661—750年間,伍麥葉王朝,伊斯蘭教的第一個王朝,在大馬士革統治着他們快速擴張的帝國。750—1258年,阿拔斯王朝哈里發在巴格達統治着當時最偉大的穆斯林帝國。建於969年的開羅,在1250年馬木魯克王朝興起之前,曾是至少四個王朝的首都。從1517年起,阿拉伯人將通過外國首都制定的規則來商議他們的國際地位,這一政治現實將被證明是現代阿拉伯歷史的一個決定性特徵。

集結的馬木魯克軍隊呈現出壯觀的景象。士兵們身披色彩鮮亮的絲質戰袍,他們的頭盔和鎧甲採用當時最高水準的工藝,他們的武器由高強度的鋼鐵製成,並鑲嵌黃金。外在的華美,是騎士精神的要素之一,也是渴求勝利的勇士們彰顯自信的標誌。

當素丹穿過城市時,所有的民眾都為他歡呼。據說他膚色白皙,下巴颳得乾乾淨淨。他大鼻大眼,身材短小,戴着小纏頭。他舉止輕浮而不安分,在騎行時不時左顧右盼。據稱他當時約40歲。他沒有以往素丹們的威嚴。他秉性邪惡,嗜血,暴躁,不能忍受別人的頂撞。馬木魯克素丹逃亡期間,塞利姆在開羅坐卧難安。奧斯曼人知道,只要圖曼貝伊活着,他的支持者就會謀划他的復辟。只有他公開死亡,才能使這些希望徹底破滅。1517年4月,「冷酷者」塞利姆獲得了這個機會,貝都因部落成員背叛了逃亡的圖曼貝伊,將他交給了奧斯曼人。塞利姆強迫圖曼貝伊在開羅城中遊街示眾,以確鑿無疑地告訴人們這就是那位被罷黜的馬木魯克素丹。遊街結束于開羅的一個主要城門祖韋拉門(Bab Zuwayla)。在那裡,劊子手們將圖曼貝伊拉出來,在驚恐萬分的人群面前絞死了他。行刑時,絞繩斷了,據說斷了兩次,這似乎表明神明非常不情願允可弒君。「當他的靈魂終於屈服,人群中爆發出一聲大叫,」編年史家如此記載,從而記錄下公眾在見證這一前所未有的場面時的震驚與恐懼。「過去我們從未目睹過在祖韋拉門下絞殺埃及素丹的場面,從來沒有!」

馬木魯克軍隊的將領們,同4位大法官一起,站在素丹的紅色旌旗下。他們的右側,是帝國的精神領袖,哈里發穆台瓦基勒三世(al-Mutawakkil Ⅲ)。他站在自己的旌旗下,同樣戴着輕型纏頭,身披斗篷,肩負戰斧。40名先知穆罕默德的後裔,頭綁黃色絲綢包裹的《古蘭經》抄本,圍繞着岡素。同他們站在一起的,是綠色、紅色和黑色旌旗下,各神秘主義蘇非教派的領袖。

在開羅,塞利姆選擇馬木魯克時期的阿勒頗總督海伊爾貝伊任總督。在達比格草原之戰前,海伊爾貝伊曾與塞利姆通信,向這位奧斯曼素丹效忠。在達比格草原之戰中,他棄陣而去,將陣地留給了奧斯曼人。後來,他被圖曼貝伊逮捕,關入開羅的監獄。塞利姆攻佔開羅后,釋放了海伊爾貝伊,並表彰了這位阿勒頗前總督的貢獻。然而,塞利姆從未忘記海伊爾貝伊背叛了他的前馬木魯克君主。根據伊本·伊耶斯的記載,塞利姆曾用他的名字玩文字遊戲,稱他為「海因貝伊」(Khain Bey),即「叛徒閣下」。

在擊敗馬木魯克軍隊近兩周后,塞利姆素丹進入開羅城。這是大多數開羅居民第一次有機會仔細瞻仰他們的新主人。伊本·伊耶斯生動地描繪了這位奧斯曼征服者:

敘利亞的村民和市民並不為馬木魯克帝國的覆滅而哀悼。伊本·伊耶斯講道,飽受過度徵稅和專橫統治之苦的阿勒頗居民,阻止從達比格草原敗退的馬木魯克人進入阿勒頗城,並且「用比奧斯曼人更糟的方式對待他們」。當「冷酷者」塞利姆進入阿勒頗城時,「城裡點燈慶祝,集市上燭光閃耀,為他祈禱的聲音不絕於耳,人們歡欣鼓舞」,慶祝擺脫了之前馬木魯克的統治。根據大馬士革編年史家穆罕默德·本·突倫(Muhammad ibn Tulun,1475—1546)的記載,大馬士革人也對政治統治者的更迭無動於衷。他對馬木魯克統治末期的描述總是提及稅收的無度、官員的貪婪、中央政府的無能、馬木魯克埃米爾肆無忌憚的野心、鄉村地區安全的缺乏以及治理不善造成的經濟困境。相比之下,伊本·突倫讚賞奧斯曼人的統治,後者給大馬士革省帶來了法律、秩序和正常的稅負。

對馬木魯克人來說,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失敗,這次打擊讓他們的帝國再也無法恢復元氣。

阿勒頗人民仍然忠於奧斯曼素丹國。他們哀悼塞利姆的死,並以蘇萊曼的名義念誦周五聚禮的禱文。當總督得知叛軍迫近,他開始加強阿勒頗的防禦。12月,詹比爾迪的部隊包圍了這座城市。叛軍炮擊阿勒頗城門,將燃燒的弩箭射過城牆,但守軍修復了破損的城牆,擋住了詹比爾迪的部隊。在圍城15天後,大馬士革人撤退了。在圍困過程中,大約200名阿勒頗居民以及一些士兵被打死。

兩軍在達比格草原交戰,奧斯曼的火槍重創馬木魯克的騎士軍團。在奧斯曼軍隊的攻擊下,馬木魯克軍隊的右翼潰敗,左翼叛逃。左翼的指揮官是阿勒頗城的長官,他是一名馬木魯克,名叫海伊爾貝伊(Khair Bey)。事後發現,早在交戰前,海伊爾就已經和奧斯曼人結盟,轉而效忠「冷酷者」塞利姆。海伊爾的背叛給奧斯曼人在戰鬥開始不久就送去了勝利。

接下來的挑戰來自新任命的奧斯曼總督本人。艾哈邁德帕夏(Ahmad Pasha)渴望成為一名偉大的維齊爾,即奧斯曼政府的首相。僅獲埃及總督的任命讓他頗為失望,為滿足自己的野心,他試圖自立為埃及的獨立統治者。他於1523年9月抵達開羅,此後不久,就開始解除開羅奧斯曼駐軍的武裝,並將大批步兵遣回伊斯坦布爾。他釋放了因參加去年起義而被監禁的馬木魯克人和貝都因人。隨後,艾哈邁德帕夏宣布自己為素丹,並命令他的支持者殺死城堡中殘餘的奧斯曼部從。和詹比爾迪一樣,他要求周五聚禮的佈道者以他的名義念誦禱文,並下令鑄造刻有他名字的錢幣。然而,他的反叛是短暫的。他的對手攻打他,迫使他撤退到鄉下。1524年3月,他在那裡被捕並斬首。伊斯坦布爾向開羅派遣了一位新的總督,明確指示他終結馬木魯克的勢力,將埃及更為全面地置於中央政府的統治之下。此後,蘇萊曼素丹證明了他完全有能力贏得阿拉伯臣民的忠誠。直到他統治結束,再沒有威脅奧斯曼人統治的叛亂髮生。

很明顯,塞利姆讚賞詹比爾迪對他的馬木魯克君主所表現出的正直和忠誠,並希望他能將這份忠誠獻給他的奧斯曼新主人。1518年2月,塞利姆授予詹比爾迪馬木魯克時期大馬士革總督所擁有的一切職權,作為交換,詹比爾迪每年納貢23萬第納爾。將如此多的權力移交給一人卻不加制衡,顯然是有風險的。

兩萬名馬木魯克士兵在平原上集結,這一壯觀的場景,定會讓當時身處其中的岡素和他的隨從們讚賞有加,信心滿滿。「馬木魯克」,在阿拉伯語中意為「被擁有的」或「奴隸」,指一個精英奴隸士兵階層。來自歐亞草原和高加索基督教地區的年幼男子,被帶至開羅。在那裡,他們皈依伊斯蘭教,接受軍事訓練,遠離家人與故鄉,並全身心地忠於他們的主人——包括擁有他們的人和教育他們的人。在接受最高水準的軍事訓練,並被灌輸對宗教與國家的無限忠誠之後,成年的馬木魯克會被賦予自由,並躋身統治精英階層。他們是近身肉搏戰中的終極鬥士,曾經戰勝過中世紀最強大的軍隊。1249年,馬木魯克人擊敗了法國國王路易九世率領的十字軍。1260年,他們將蒙古軍隊逐出阿拉伯人的領土。1291年,他們驅走了伊斯蘭世界最後的十字軍。

在敘利亞和埃及,奧斯曼人面臨的第一個挑戰是如何在馬木魯克行政人員中組建一個忠誠的政府。只有馬木魯克人有必要的知識和經驗替奧斯曼人統治敘利亞與埃及。然而,奧斯曼人不能指望馬木魯克人的忠誠。奧斯曼統治的第一個10年,爆發了一系列暴力叛亂,馬木魯克的一些要人試圖脫離奧斯曼帝國,恢復馬木魯克對敘利亞和埃及的統治。

塞利姆素丹在世時,這些行政安排並沒有受到質疑。1520年10月,消息傳來,塞利姆駕崩,年輕的蘇萊曼王子登上奧斯曼王位。繼任奧斯曼王位后,新素丹蘇萊曼面臨著阿拉伯行省的一連串叛亂。一些馬木魯克人認為,他們效忠的是作為征服者的塞利姆素丹,而非他的王朝。

如何為他們新獲得的阿拉伯領土設計切實可行的行政架構,是奧斯曼人面對的一個實際挑戰。阿拉伯人併入奧斯曼帝國時,帝國正迅速向波斯、黑海地區和巴爾幹地區擴張。帝國政府為新領土培訓和任命合格行政官員的能力不足以應對帝國疆域的迅速擴張。只有那些最接近奧斯曼帝國腹地的地區,比如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頗,才處於標準的奧斯曼統治之下。離安納托利亞越遠,奧斯曼人就越努力維持原有的政治秩序,從而確保這些地區實現最順利的政治過渡。奧斯曼人是實用主義者,而非空想家,相較於將他們自己的方式強加于阿拉伯人,他們更感興趣的是在這些新的領土上維護法律和秩序,並定期收取合理的稅收。因此,在征服之後的初期階段,奧斯曼人採用多樣的方式統治諸阿拉伯行省,並實行廣泛的自治。

塞利姆一世岡素在他的北部邊境展示軍事實力,但與之矛盾的是,他原本打算藉此來避免戰爭。奧斯曼帝國與波斯薩法維帝國相互敵對。薩法維人統治的地區在現今的伊朗,他們同奧斯曼人一樣說突厥語,可能是庫爾德民族的一支。他們那位魅力超凡的領袖,伊斯瑪儀(Shah Ismail,1501—1524年在位),下令立什葉派伊斯蘭教為薩法維帝國的官方宗教,這將他置於同奉行遜尼派伊斯蘭教的奧斯曼帝國的意識形態衝突之中。1514—1515年間,奧斯曼人和薩法維人因爭奪東安納托利亞爆發戰爭,前者取得了勝利。薩法維人急切尋求同馬木魯克人聯盟以抵抗來自奧斯曼人的威脅。岡素並不特別支持薩法維人,但他想要維持地區的勢力均衡,希望部署在敘利亞北部的強大馬木魯克軍隊可以將奧斯曼人的擴張之心限制在安納托利亞,將波斯留給薩法維人,將阿拉伯世界留給馬木魯克人。馬木魯克的軍事部署對奧斯曼帝國的側翼構成了戰略威脅。同岡素的預期相悖的是,為規避兩線作戰的風險,奧斯曼素丹暫時停止同薩法維人的敵對,專心對付馬木魯克人。

剛剛擊敗詹比爾迪的軍隊現在開始洗劫大馬士革城。根據伊本·突倫的記載,有3000多人被殺,城鎮街區和鄰近村莊被劫掠,婦女和兒童被俘虜。詹比爾迪的頭顱和1000名陣亡士兵的耳朵被當作戰利品送到伊斯坦布爾。馬木魯克人對大馬士革的影響就此終結。此後,大馬士革將由伊斯坦布爾任命的奧斯曼總督直接統治。

拿破崙入侵埃及在埃及,奧斯曼人的統治反覆受到挑戰。雖然塞利姆質疑開羅馬木魯克總督的誠信,稱他為「叛徒閣下」,但海伊爾貝伊在1522年去世前一直維持着奧斯曼帝國在埃及的統治秩序。奧斯曼當局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任命了一位新的總督來取代他。1523年5月,兩名來自埃及中部的地方官員利用這段空位期發動了一場叛亂,並得到一些馬木魯克人和貝都因首領的支持。埃及的奧斯曼駐軍迅速鎮壓了叛亂,許多馬木魯克叛亂分子隨後被監禁或處死。

塞利姆素丹選擇馬木魯克人擔任大馬士革和開羅的總督。他任命的兩位總督差別很大。他指定詹比爾迪·加薩里(Janbirdi al-Ghazali)任大馬士革的總督。在馬木魯克時期,詹比爾迪是敘利亞的一名總督,曾在達比格之戰中英勇抗擊奧斯曼人。他率領馬木魯克軍隊襲擊了塞利姆在加沙的部隊,並負傷。之後帶着余部撤回開羅,協助圖曼貝伊守衛開羅。

第一次馬木魯克起義爆發在大馬士革。詹比爾迪·加薩里試圖恢復馬木魯克帝國,並宣布自己為素丹,王號「最尊貴的王」(al-Malik al-Ashraf)。他穿戴馬木魯克的服飾和輕型纏頭,禁止大馬士革人穿戴奧斯曼服飾。他禁止清真寺的佈道者以蘇萊曼素丹的名義念誦周五聚禮的禱文。他開始將奧斯曼士兵和官員驅逐出敘利亞,的黎波里、霍姆斯和哈馬都支持他。他組建了一支軍隊,準備從奧斯曼帝國手中奪回阿勒頗。

眼見反叛受挫,詹比爾迪回到大馬士革鞏固自己的地位並集結部隊。1521年2月,他前往大馬士革郊區與一支奧斯曼軍隊作戰。詹比爾迪的軍隊很快被擊潰,他本人也在戰鬥中陣亡。恐慌席捲了大馬士革。詹比爾迪企圖脫離奧斯曼帝國並重建馬木魯克統治,但卻徒勞無果。由於支持詹比爾迪,大馬士革人失去了和平服從奧斯曼統治所能帶來的好處。

達比格草原之戰戰場的另一端,奧斯曼素丹手下久經沙場的戰士們對馬木魯克人虎視眈眈。奧斯曼帝國源自13世紀同基督教拜占庭帝國進行「聖戰」的一個突厥穆斯林小王國,地處安納托利亞(現代土耳其的亞洲領土)。14—15世紀,奧斯曼人兼并了其他突厥王國,征服了拜占庭帝國在安納托利亞和巴爾幹的領土。1453年,奧斯曼帝國第七任素丹穆罕默德二世(Mehmed Ⅱ)成功攻佔君士坦丁堡,完成對拜占庭帝國的征服,這是之前所有穆斯林政權都未曾做到過的。在此之後,穆罕默德二世將以「征服者」聞名於世。君士坦丁堡更名為伊斯坦布爾,成為奧斯曼帝國的首都。穆罕默德二世的繼任者們雄心不減,繼續為他們的帝國開疆拓土。1516年的這一天,岡素將要同塞利姆一世(Selim I,1512—1520年在位)作戰,他是奧斯曼帝國第九任素丹,外號「冷酷者」。

達比格草原之戰的勝利讓奧斯曼人成為敘利亞的主人。

對塞利姆素丹來說,圖曼貝伊的死值得慶祝。隨着馬木魯克王朝的覆滅,塞利姆完成了對馬木魯克帝國的征服,並將他們所有的財富、土地和榮耀都轉到了他自己的王朝。在將敘利亞、埃及和阿拉伯半島的希賈茲省納入奧斯曼帝國之後,他現在可以榮歸伊斯坦布爾了。希賈茲作為伊斯蘭教的誕生地,意義非凡。穆斯林相信,正是在這裏,在麥加城,真主第一次向先知穆罕默德降示《古蘭經》,而正是在臨近的麥地那,先知建立了第一個穆斯林社團。現在,塞利姆將麥加和麥地那兩聖地的僕人與保護者添加到素丹的君王頭銜上,賦予素丹以宗教合法性。這些成就向世人昭示,塞利姆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伊斯蘭帝國的素丹。

集結的馬木魯克夏日驕陽炙烤着艾什賴弗·岡素·奧烏里(al-Ashraf Qansuh al-Ghawri)。這位馬木魯克(Mamluk)王朝的第49任素丹,正在檢閱即將出征的軍隊。自1250年建立王朝以來,馬木魯克人一直統治着這個當時最古老、最強盛的伊斯蘭國家。這個以開羅為首都的帝國,覆蓋了埃及、敘利亞和阿拉伯半島。年逾古稀的岡素,已執政15年。此時,他正在帝國的最北端,敘利亞阿勒頗城外的達比格草原(Marj Dabiq),應對馬木魯克史上最大的威脅。而他即將失利,這次失利將觸發馬木魯克帝國的覆滅,為奧斯曼土耳其人征服阿拉伯世界鋪平道路。檢閱的這一天,是1516年8月24日。

在征服馬木魯克帝國后的頭幾年裡,奧斯曼人基本上保全了前朝的機構,讓馬木魯克埃米爾(或稱「長官」)掌管。他們以阿勒頗、大馬士革和開羅三大城市為中心,將前馬木魯克的領土劃分為三個行省。阿勒頗是第一個完全由奧斯曼人統治的行省,一名奧斯曼人被任命為阿勒頗的總督。該省與奧斯曼帝國的政治和經濟生活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當時的民眾並不知道,奧斯曼人的征服將開啟阿勒頗歷史上一個真正的黃金時代,一直持續到18世紀。在那個時代,阿勒頗將成為亞洲和地中海之間一個重要的陸上貿易中心。雖然距離海岸約50英里,但阿勒頗吸引了荷蘭、英國和法國的黎凡特公司開設辦事處,成為阿拉伯世界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當威廉·莎士比亞讓《麥克白》中第一個出場的女巫談論一名水手的妻子時,她說「她的丈夫是『猛虎號』的船長,到阿勒頗去了」,環球劇場的觀眾都知道她在說什麼。

岡素頭戴輕型纏頭,以抵禦敘利亞沙漠上的烈日。他身披象徵王室威嚴的藍色斗篷,肩負戰斧,駕着阿拉比亞戰馬,檢閱軍隊。但凡有戰事,馬木魯克素丹往往親自領兵出征,並帶着大部分政府官員隨軍征戰。這就好比美國總統帶領半數內閣成員、眾參兩院領導人、最高法院法官、主教與拉比們,同軍官與士兵一起戎裝出戰。

馬木魯克的覆滅勝利的奧斯曼軍隊襲擊了開羅,對這座城市進行了3天的洗劫。無助的平民聽任入侵的軍隊擺布,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房屋和財產被洗劫。面對奧斯曼士兵的暴虐,開羅民眾唯一的庇護是奧斯曼素丹本人,他們竭盡全力討好新主人。清真寺中,傳統上以馬木魯克素丹之名進行的周五聚禮,變為向塞利姆素丹致敬,這是承認王權的傳統方式之一。佈道者們緩慢而莊重地念道:「真主保佑素丹,兩陸與兩海之王的兒子、統率兩軍的征服者、兩伊拉克的素丹、兩聖城的僕人、勝利的國王塞利姆沙。兩世的主啊,請賜予他永遠的勝利。」「冷酷者」塞利姆接受了開羅的臣服,他指示他的大臣們宣布大赦並恢復安全秩序。

在離開開羅之前,塞利姆要求看一部著名的埃及皮影戲,這是一種在照亮的幕布上投出剪影來表演的偶人戲。他隻身獨坐欣賞着劇中的場景。皮影大師製作了一個祖韋拉門的模型和一個圖曼貝伊素丹被絞死那一刻的形象。當演到繩子斷了兩次時,這位奧斯曼素丹「覺得這場面很有趣。他給了這位藝術家200第納爾和一件絲絨的榮譽斗篷。『當我們出發去伊斯坦布爾時,跟我們一起走吧,讓我的兒子也看看這個場景。』塞利姆對他說」。他的兒子蘇萊曼將在3年後繼承奧斯曼王位和塞利姆從馬木魯克人手中征服的一切。

今日关键词:情侣扎刀测验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