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云南正军-汪正军是段跃庆支教怒江时期教过的学生-邵武新闻网

  • 时间:

王一博方否认恋情

段躍慶作為關鍵少數,不但沒有發揮頭雁效應,在黨的十八大之後,仍然不收手不收斂,導致怒江「一人違紀、眾人隨之」的「破窗效應」盛行,把組織當成各取所需、各行其是的「私人俱樂部」。據統計,段躍慶利用職務便利及影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錢物共計1013萬元和1萬英鎊、1萬美元、2萬港幣。

「過去就是警鐘聽的少了,自己才滑向了這條路。」雲南省政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原副主任段躍慶在看守所中這樣懺悔。

在對待政治紀律問題上,段躍慶表面上中規中矩,背後卻我行我素。2015年至2018年4月,省紀委對反映段躍慶的有關問題進行函詢與初核期間,段躍慶為防止其問題敗露,多次與其情婦及關係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

段躍慶以文化人自居,大搞圈子文化,把朋友、學生、商人當作圈中人,來者不拒。

位於昆明南市區一套價值220萬元的高檔住宅,就是商人林某送給段躍慶的。為逃避組織審查,段躍慶心存僥倖,指使他人偽造租房協議,試圖瞞天過海。

汪正軍是段躍慶支教怒江時期教過的學生,為了對老師進行「長線投資」,汪正軍曾多次向段躍慶行賄。有了段躍慶的提攜,汪正軍很快當上了怒江州交通運輸局局長。

「在怒江獨龍江鄉,人均年收入只有600多元。第一次去的時候,我感到了發自內心的顫抖。」對於黨員幹部,工作環境越是艱苦,越要經受住考驗,更要時刻嚴格要求自己,謹言慎行。然而,段躍慶在怒江主政期間,卻背離了不讓一個少數民族兄弟掉隊的初心。

「我沒有把握好,沒有把握住自己底線,才帶來現在這樣的結果。」段躍慶悔不當初。(雲南省紀委監委 |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靈娜)

「1996年雲南省第一批『一推雙考』,我過了9關。從擔任省文化廳副廳長到現在,20多年我經歷了6個廳局的領導崗位。」段躍慶出生在臨滄市鳳慶縣的一個書香世家,曾被看作是學者型的官員,歷任省文化廳副廳長,省委副秘書長,保山市市長,怒江州委書記,省旅遊發展委員會主任,省政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務。2018年7月12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雲南省紀委監委審查調查。

「就是在那種艱苦的環境當中,我的心理逐漸失衡,別人送東西也會收下來。」「自己的世界觀、權力觀、金錢觀發生了較大轉變……」段躍慶總是認為自己在雲南環境最艱苦、條件最險惡、發展程度最低的地方工作期間,付出的多、回報的少。

可汪正軍沒有想到,在怒江二橋交通環線招投標項目中,段躍慶為了讓自己的「關係戶」中標,一開始就向汪正軍推薦了施工單位。「實際上當時我也為難,最後還是段躍慶介紹的施工隊伍中標了。」

此時的段躍慶,心思沒用在如何帶領當地少數民族同胞早日擺脫貧困上,他把心思花在了如何搞小圈子、撈取好處上。

據辦案人員介紹:「在受賄的過程中,段躍慶就為對抗調查做了充分的準備,他讓商人林某將房產證上的名字落成公司副總童某。再統一口徑,組織調查時就說成是給童某的福利,甚至還偽造了租房協議。」最終,段躍慶只是作繭自縛,自食惡果。

今日关键词:韩国人扎堆到上海